坐南观北

忘掉那个金枝玉叶的贵人!
我捡破烂养你!

[双玄]在黑水沉眠的几天里(2)

[就当存个档吧x 有时间再emmmm]

“来此为何——?”
好像一棵内部枯烂死、遍布白蚁侵蚀的古树,仅剩皱巴巴地表皮覆盖,凄凄地散近一声嘶哑的呻|吟。
如若是初次逢见,师青玄不消与他耗费口舌时间,轻松几下即能平复;如若是初次逢见,师青玄也大可不必搭理它,只要靠在旁边的古树上,得意地摇着一把风师扇,自有人替他镇压。
然而师青玄并非是第一次遇见他,所有处境都不同了。
师青玄未回答过这个问题,因为当初完全没必要。那妖怪的视线越过遍地枯木,漆黑的瞳孔里映入师青玄的影子。
“为离开而来。”师青玄僵硬地张了下唇,喉咙深处滚过股微热的气流,穿破凝结的空气。
那怪的黑影微微颤了下,卷一团黑色雾气,默默漂浮来。
在不足一尺的距...

4

[双玄]在黑水沉眠的几天里(1)

*私设多到飞起
#ooc ooc ooc
*活在回忆杀里的明兄
*回忆杀回忆杀和回忆杀



*更速未定,但一定很慢



他醒来的时候不知是哪一天。
睁眼的那刻,依然头晕目眩。眼前尽发黑了一阵子,才缓缓地对准了焦距。
入眼是一个简陋的屋室,一扇窗,一榻席子,一把短椅、一张缩在角落的方形黑色木桌。
他的脚踝扣了镣锁,连接一条有小臂粗的铁链,铁链的尽头被死死定在屋室的墙角。
也是这时……师青玄这才发现,他身着一件与他处境格格不入的洁白长袍。应是更衣过了。因为师青玄隐约记得,自己是有这样一件白袍——但是,绝不是被黑水抓走的那天所穿着的。
师青玄又瞟了一眼脚铐,只觉得再挣扎也是徒劳。
现在他只剩下肉眼凡胎。
感官渐渐恢复了,只...

3 32

【双玄】遥遥白驹[下]

*天啊!!!我居然!!!!!写完了!!!!写完了!!
*写完了写完了写完了
*前篇见首页!!

天上地下都有中秋这么个节日。
故天庭也有召众神官,设中秋宴以庆祝佳节。
贺玄掐着点到了仙京,宴上已是觥筹交错。
各位神官着一身华服在座,旁有仙气缭绕,往下可俯瞰人间乐景,往前是一面皎洁的圆月,拥有几簇繁花。
上天庭有三位红人,三人有个诨名叫“三毒瘤”——分别是裴茗、南宫杰、还有师青玄他哥哥,师无渡。
正听着旁边那三人变着花玩的吹嘘,贺玄感到一道视线直直投来——不用猜,也知道是谁。
“风师大人,别来无恙。”
闻声走进了一位白衫公子,虽说相貌清秀,眉宇间却无端生一股睥睨,一把纸扇轻摇,扇面书有一“水”字。
“水师大人。”贺玄抬...

17 71

【双玄】遥遥白驹[上]

*有白话ky和贺玄
*可能有微量剧透
*可能有微量剧透
*可能有微量剧透
[看到白话登场以后再看√]

*白话ky在
*轻微原著背景下,时间线有改动
*没有性转!!
开篇只是女装大佬!!

贺玄交到了一个朋友,叫师青玄,是师无渡的弟弟。

初次见面的时候,是在水师的凡间家中。贺玄本无意去寻他人间住所,只是为了去寻找他,商谈要务罢了——他是风师,自然与水师有行动上的些许往来。
他本也不喜欢和他人交往。
那天府上没什么人,问过看门的小童才知,原来是在举行着什么祭天的大活动,也难怪水无渡要特意下凡间了。
于是贺玄便在他家等待了。估摸着等仪式结束还有半个时辰,稍作下等候倒也无妨。
神官不需要打盹,但也不是不能。
而还没等到半个时辰,...

17 71

【双玄】半缘

*缘是缘分的缘
*剧情是瞎编瞎猜,自我满足系列
*背景误导向

人人都说是个风光无限的公子。
那年公子十七的生日上,他爹、他娘、还有他飞升的兄长,大开盛宴庆祝。办得隔壁城的人都知道,这家养尊处优的小公子是过生日了。
请了好几桌宾客,庭院都塞不下那么多人了。他娘一边抱怨着他爹,怎么把这么多人都请来了,一边却又乐此不疲地去应付接受,来自远亲近亲、远朋近友的夸赞。——你家的小公子长得真俊俏、性格又好,交友甚广、还有个当神官的哥——这小公子,将来也定有大出息。
师青玄虽说是在这宴会上的主角,却也龙虎头蛇尾、浑水摸鱼起来。对敬清酒,随口接几句恭维,送几句恭维——到最后,索性就不干了,趁着宾客在攀亲道故之势,十分不符合...

4 41

【双玄】如有来世


*看完124章后食用更合适√
*有微量剧透请注意!!
*有微量剧透请注意!!
*有微量剧透请注意!!

云似倾墨,暴雨欲来。茅屋歪歪扭扭地倚在狂风中,几根不实用的新添茅草随之飞了个漫天,冷风蹿进缝隙间,携着一股阴凉将茅屋刮搜了个尽。
四面土墙已有所塌陷了,显露出干裂的黄泥土,中央有盏白色残烛,烛影还在奄奄一息地颤动,勉强算是能看见周遭是什么环境——大抵是个庙吧。不过也是座被遗忘的庙了。
两座磨损甚多、做功又极其粗制滥造的神像,屹立在此庙中央。神像面带微笑,好似讽刺。
却见张草席卷在角落,被冷风打得簌簌作响,原是还藏了个人在里面,不是细看的话,是很难发现不还有这个人的存在。

那搁在地上还没被连根拔起的门槛,忽得砸...

等等。。。。。这个剧情我是不是哪里见过。
青玄每一次都选择了哥哥,师尊每一次都选择了别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3 3

一脚踹进冷门坑,乡音无改鬓毛衰

义城组真儿甜。

1

【春始】狐


*突然就想玩天狐的梗
*废话多假正经设定是初次见面的两人(((
*标题废废废废废废

“如果是普通的人,晚上可绝对进不了[月野神社]哦。”说话的是一个戴着斗笠的家伙,虽然说好像是妖怪,不过……被路过的普通妖怪吓了一大跳后,再后知后觉[好像我也是妖怪啊]。——这么一个奇怪的家伙。
而旁边穿着和服的先生名为弥生春,说是因为几天后的祭典,而想来提前拜访神社里的天狐大人。
抱怨归抱怨,妖怪还是把弥生春带到了神社前。
“黑天狐大人可能还在休眠,请别随意打扰到他。”妖怪说,却没有踏进神社——如果弥生春的猜测没有错,这位妖怪对于神社里的天狐,是怀揣着何其敬畏的心情。
“一路来辛苦你带路了。”弥生春意识到妖怪的驻足,也不勉强...

2 13

我崽和嫖来的崽(

13
 
1 / 6

© 坐南观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