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明扫花

高三了 应该不更文了

沙雕日常。
一个人在车站等公车,一个小时了公车还没来,而且我的充电宝刚刚没电了,我还拖着行李箱。
太惨了
我决定写一篇文,主题就是等公车。
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等公车(等等。

*
*
*
六天以后我想起这条博了,就……下次有小红心的是哪对cp我就写哪对吧_(:з」∠)_

道阻且长,前进吧!

【双玄】故友

*没赶上中元节的末班车

这不是梦,也不是现实。
那这就只有可能是幻境了。


亡者不会做梦,而鬼怪不会来到“彼岸”。
现在贺玄站在忘川河岸,河面载着孤舟一片,孤舟上有船夫一位,慢腾腾地划着船桨,船桨划过黑不见底的河水,竟是没有波痕。
船夫耷拉着眼皮,眼睛也不眨一下,将船静静停在河畔,一动不动。
贺玄知道,这是在等他上船了。
旁边没有其他人。
贺玄不应该上船的,本来是这样。
但贺玄还是踏上船了,手脚不受控制。仿佛这一切都在顺理成章、理所当然地进行,好像他本就应该乘上这一叶孤舟。
但他还能说话。

“我不该来这里。”贺玄说。
“这支船只载死人。”船夫说。
“我是鬼。”贺玄说。
“活人上不了船。”船夫说。
“我非死非活。”贺玄说。
“这...

8 66

烧烤,啤酒,美少年/男青年。
这三个词一组合在一起,我就能脑补出一段旷世绝恋👆

溜了溜了

【也青】过个节

*迟到了几个小时的六一儿童节x
*我喜欢写傻白甜,没什么脑子的那种
ooc归我(oyz

诸葛青本来买好了门票,打算带着诸葛白去过他的儿童节。
结果是诸葛白和一群小朋友们出去了,相比起成天待在一起的兄长,果然还是与小朋友们一起更好——虽然诸葛青本来是想给诸葛白一个惊喜,所以才没有告诉他。
惊喜后来落汤了,的确是有些遗憾,诸葛青琢磨着门票也不能退,干脆去吧。至于令张空出了门票该怎么处理——诸葛青捎上了王也。
于是两个大男人站在家长牵着孩子,或者成双成对的小情侣这种大环境之间,稍微有些格格不入地走进了游乐场。
王也是被诸葛青给拉来的,本来这王道长是打算啥也不做的就早些洗洗睡,后来手机一震,他难得使用的智能手机屏幕...

34

唉太惨了,手速太慢赶不上六一(……)

有剧透的读后感——《六爻》

继小学以后第一次写读后感x
要说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挑着说吧。

正如文案所说,关于一个落魄的修仙门派的故事。
[臭美猴、捣蛋精、刻薄鬼、二百五和小杂毛]四个性格各异的小毛孩,和一个附身在黄鼠狼身上的师父。
关于这个故事,我想先用[成长]作为其中一个关键词。
说起[成长]的话,同样能在皮皮的其他小说中看着这个影子,就像《过门》中的窦仙儿——[窦寻终于学会了原谅笨蛋,跟充满了稀泥和犬儒主义的世界和平共处,也渐渐不再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在别人头上。]
就说我们大师兄吧。
开篇即是这臭美的师兄其阵容之大,跟着的仆从多到数不清,一天不知要梳几次头发——再说他当初来这落魄的小门派,也并非是出...

6

【权引】床帘



1.

床帘这种东西在男生宿舍还挺少见的,通常情况下,这种神奇的东西,会出现在各大女生宿舍。
不过总会有例外。
天官大学隶属于仙京市的某个大学城,男生宿舍住得比较宽松,宿舍是分上下铺的四人间。
而这四个坦荡荡的男子床位中出了个意外。
引玉抽到的那个床位有个自带的床帘。
听住隔壁的学长说,这不知道是哪一届人留下来的,反正是装很久了。
不过也没关系。
其实床帘的好处还是有的。
虽然大热天的闷里头还真有点热,不过刚到十月中旬,床帘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
仙京市的气温变化很有意思,可能昨天还是短袖拖鞋大裤衩,今天就裹条棉被窝床上了。
引玉上午上课就忘了加衣服,上完课就迅速地跑回去加衣服——引玉也有过大冷天穿得很凉快的挑战,不过...

“如果你在这儿,我会给你一个拥抱。”
……

“……但我总感觉这次,他是真的死了。”

3 16
 
1 / 11

© 平明扫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